客服熱線:0991-4519517

轉型升級后的中俄煤炭能源合作研究——新機遇與新挑戰

2019-08-16 15:48:49瀏覽:67 評論:0 來源:中俄資訊網   
核心摘要:自2009年開始,俄羅斯已連續九年位居我國前五大的煤炭供應國之列,兩國煤炭貿易量持續增長。同時,經過多年發展,兩國之間已形
       自2009年開始,俄羅斯已連續九年位居我國前五大的煤炭供應國之列,兩國煤炭貿易量持續增長。同時,經過多年發展,兩國之間已形成了多元化的煤炭運輸通道。煤炭能源合作體現了中俄兩國能源結構的互補性,并成為了雙邊能源合作的重要補充。但合作也面臨著運輸成本過高與合作形式單一的問題,制約了合作規模與層次的提升。“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為兩國煤炭能源合作帶來了新機遇,我國企業應積極推動與俄羅斯企業的煤炭產業合作,一方面可以開展邊境煤炭產業合作,擴大合作規模;另一方面應推動煤電領域合作,延長產業鏈條。轉型升級后的煤炭能源合作將會成為兩國產能合作的重要組成部分。

       隨著我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深入,國內傳統的煤炭采掘行業面臨淘汰落后產能,實現新舊動能轉換的局面,加之我國對生態環境保護的日益重視,進口煤炭的需求不斷擴大。目前中國已成為全球最大的煤炭進口國,預計2020年前我國煤炭進口將保持持續增長態勢[1]。

       2017年1-12月份,全國共進口煤炭27090萬噸,同比增長6.1%,累計進口金額2263670.7萬美元,同比增長60%[2]。近年來,在中俄兩國煤炭能源合作得到了迅速發展。俄羅斯煤炭資源豐富,目前已探明煤儲量1570億噸,據世界第二位,未來煤炭增產潛力巨大。據BP統計,俄羅斯煤炭的產量與出口量也分別達到了全球第六和第三位。在“一帶一路”倡議所帶來的新形勢下,中俄煤炭能源合作作為兩國能源合作的重要組成部分,應充分抓住“一帶一路”倡議所帶來的合作機遇,突破以原煤貿易為主的合作局限,共同推進兩國煤炭貿易向煤炭產業合作方向發展,以滿足我國不斷上升的煤炭進口需求與俄羅斯擴大能源出口的需要。因此對于中俄煤炭能源合作這一主題的研究具有現實的迫切性與重要性。

       一、新形勢下中俄煤炭能源合作現狀

       俄羅斯已多年位居我國前五大煤炭供應國之列,俄羅斯煤炭主要通過陸海聯運與鐵路運輸出口至我國。近年來在“一帶一路”背景下兩國煤炭能源合作發展迅速,雙邊煤炭貿易量呈不斷擴大之勢。

     (一)俄羅斯是我國重要的進口煤炭來源國

       中俄兩國煤炭貿易的快速發展始于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之后。2008年開始,中國政府加大了對環境污染的監管力度,而中國自產煤炭相對含硫量較高。同時,金融危機后我國對傳統能源的消耗量急速上升,而很多進口煤炭的成本要比自產煤炭更低。為了滿足經濟增長與環境保護協同發展的要求,很多企業開始增加對煤炭的進口量[3]。2009年開始我國成為煤炭凈進口國。與此同時,金融危機導致俄羅斯最重要的煤炭出口市場——歐盟對煤炭的需求量增速開始疲軟,俄羅斯為擴大煤炭出口,開始更加重視亞太能源市場。在諸多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中俄煤炭貿易總量自2008年以來快速增長,俄羅斯進口煤炭占我國煤炭進口總量的比例開始大幅提高。

       自2009年開始,俄羅斯始終位于中國前五大煤炭進口國之列。自2009至2017年九年間俄羅斯進口煤炭在我國進口煤炭總量中的累計占比達到了7.89%。2015年開始中俄煤炭貿易量持續增長,2017年俄羅斯取代蒙古再次成為中國第三大煤炭供應國,在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內,俄羅斯仍將是我國重要的煤炭進口來源國。

       就進口煤種而言,我國褐煤儲量較為豐富,而無煙煤與煉焦煤儲量相對較少,對進口的依賴度較高,目前俄羅斯重要的無煙煤與煉焦煤供應國。

       俄羅斯無煙煤與煉焦煤在我國同種煤進口量中所占比例較高。長期以來,我國無煙煤的第一大供應國為朝鮮,2016年全年我國自朝鮮進口無煙煤2243.83萬噸,占我國無煙煤進口總量的84.95%。2017年8月,為執行聯合國安理會第2371號決議,我國商務部與海關總署宣布禁止自朝鮮進口煤、鐵、鐵礦石、鉛、鉛礦石、水海產品。暫停朝鮮煤炭進口后,俄羅斯無煙煤將會成為合適的替代選擇。

       總而言之,無論從煤炭進口總量還是進口煤種來看,俄羅斯均是我國重要的煤炭供應國。隨著全球氣候變化不確定性的增加,減排問題日益突出。俄羅斯重要的煤炭出口市場歐盟與日韓等國開始大力推動清潔能源技術的利用與發展,對煤炭的需求量開始減少。而俄羅斯國內能源利用結構也早已步入天然氣時代,無論是國際市場還是國內市場俄羅斯煤炭的需求市場均接近飽和狀態,進一步擴大煤炭能源出口面臨困境。而近年來我國對進口煤炭的需求量不斷上升,自俄羅斯進口的煤炭總量不斷增長,因此我國在俄羅斯煤炭出口格局中的地位愈加重要,未來俄羅斯煤炭對華出口有望再創新高。

      (二)俄羅斯煤炭通過多元化運輸通道出口至我國

       目前俄羅斯出口至我國煤炭的主產區為西伯利亞地區克麥羅沃州境內的庫茲巴斯礦區,該礦區距中國邊境路途遙遠,煤炭資源主要通過鐵路與海運運輸至我國境內,東南沿海地區消費的俄羅斯煤炭主要通過陸海聯運通道輸入,即通過西伯利亞大鐵路或貝阿鐵路運至俄羅斯遠東沿海地區的煤運港口,隨后裝船運至中國東南沿海港口。而供東北地區消費的俄羅斯煤炭主要通過西伯利亞大鐵路運至中俄陸路邊境口岸,隨后運進中國東北地區。

       俄羅斯煤炭需要經過較長距離的鐵路運輸。

       二、新形勢下中俄煤炭能源合作存在的問題

       盡管近三年來中俄煤炭貿易量不斷增長,但雙邊煤炭合作依舊存在制約因素。一方面俄羅斯煤炭運輸成本過高,降低了其市場競爭力;另一方面兩國煤炭合作形式過于單一,合作潛力有限。

      (一)出口至中國的俄羅斯煤炭運輸成本過高

       俄羅斯出口至中國的煤炭主要產地為遠離中俄邊境的西伯利亞地區克麥羅沃州,該地區深處西伯利亞內陸,距離中俄邊境與太平洋港口距離遙遠,需要經過漫長的鐵路運輸以及海路運輸才能夠抵達我國。在國際海運價格長期低迷的背景下,價格相對較高的鐵路運輸大大增加了俄羅斯煤炭的運輸成本,降低了其在中國進口煤市場上的競爭優勢。根據伍德麥肯茲公司統計的2016年俄羅斯65座礦井的完全現金成本(Totalcashcost),位于庫茲涅茨克礦區的礦井有21座,平均完全現金成本36.8美元/t[4]。然而2016年在我國前五大煤炭供應國中,俄羅斯煤炭以60.14美元的年均價格高居第二位,僅次于澳大利亞煤炭。

       可以看出,俄羅斯煤炭的進口均價不僅高于海上運輸的印度尼西亞煤炭,也高于同樣與我國接壤的朝鮮與蒙古煤炭。由此可見,煤產地距離中國市場鐵路運輸距離過長大大增加了俄羅斯煤炭在中國市場中的價格。據統計,2014年俄羅斯每噸煤的出口成本中運輸費用占到50%左右。[5]漫長鐵路運距所帶來的較高成本制約了俄羅斯煤炭在中國市場所占份額的擴大。

      (二)合作形式單一

       中俄兩國煤炭能源合作長期以原煤貿易為主,缺乏擴展至產業鏈各部分的合作,導致中俄煤炭能源合作的可持續性較差。一方面,隨著我國清潔能源技術的迅速進步與能源利用效率的提高,在可預見的未來,我國對煤炭的進口需求很可能會縮減。同時,我國面對日益嚴峻的空氣環境問題,尋找煤炭替代能源的步伐也日益加快。例如,2013年我國開始推行“煤改氣”戰略,根據中國環保部2017年12月24日公布的數據,2017年全年京津冀及周邊“2+26”城市“煤改氣”改造完成394.3萬戶,超額完成預定任務的四分之一。另一方面,俄羅斯煤炭也面對來自澳大利亞、蒙古、朝鮮以及加拿大等國煤炭的激烈競爭,且俄羅斯煤炭并不具備價格優勢。在此背景下,中俄之間單一原煤貿易的增長潛力有限。

       三、新形勢下擴大中俄煤炭能源合作的對策建議

       “一帶一路”倡議為我國開展對外產能合作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歷史機遇,在這一背景下,我國企業不應只局限于進口俄羅斯原煤,煤炭行業具有完整的產業鏈,應當充分利用“一帶一路”倡議與歐亞經濟聯盟對接的機遇,與俄方企業開展煤炭產業合作,推動中國資本與技術進入俄羅斯煤炭行業上中下游領域,擴大合作的規模與層次,滿足我國近年來不斷增長的煤炭進口需求,同時也為俄羅斯擴大煤炭出口提供了更為廣闊的市場需求。這一方面需要開展邊境煤炭產業合作,為兩國煤炭合作開拓新的增長潛力點;另一方面需要延長兩國煤炭合作的產業鏈,推動煤電合作的發展。最終實現雙邊煤炭能源合作融入“一帶一路”背景下我國對外產能合作的浪潮之中。

      (一)開展邊境煤炭產業合作

       當前中俄油氣能源合作已深入到上中下游一體化全方位合作階段,兩國煤炭合作可以借鑒已有的模式,推動開展邊境煤炭產業合作。2017年11月中俄總理第22次會議公報中也指出,要進一步加強在可再生能源、煤炭、水電等領域合作。目前中俄進一步深化煤炭合作的主要發展潛力存在于俄羅斯遠東地區,該地區與我國毗鄰且煤炭儲量豐富。由于遠東地區離俄羅斯主要的煤炭消費地距離較遠,運輸成本較高,因此,遠東地區與俄國內主要煤炭消費地的經濟聯系越來越疏遠,從而導致俄遠東地區煤炭資源并未大規模的開發利用。[6]若兩國開展邊境煤炭產業合作,首先將會大大降低進口俄羅斯煤炭的運輸成本,增強俄羅斯煤炭在中國市場上的出口競爭力;其次能夠擴大兩國煤炭貿易規模,滿足我國市場需求;最后,有利于深挖煤炭產業合作的潛力,延長兩國煤炭貿易的產業鏈條。當前中俄共同開發俄羅斯遠東地區煤炭資源的必要性正在增強,同時中俄煤炭能源合作向煤炭產業合作方向發展的進程已初現倪端。

       2017年12月1日,北京中琨聚霖集團與后貝加爾發展集團股份公司在赤塔市共同成立了合資公司“后貝加爾煤化工有限責任公司”。該項目位于后貝加爾額爾古納區與中國邊境相連接處,項目總投資額預計為230億人民幣、總占地面積約為87.7平方公里、煤炭總儲量約5.5億噸。[7]此項目也是中俄能源合作歷程中的首個邊境煤炭加工與貿易項目,標志著中俄煤炭合作正式邁向俄羅斯煤炭產業上游加工領域,拓寬了兩國產能合作的范圍。

      (二)開展煤炭發電合作

       近年來,電力設施老化是制約俄羅斯電力行業發展的瓶頸。目前,俄羅斯仍有一半以上的發電設備運行超過30年,輸電網中約60%-80%的輸電線路處于嚴重老化狀態。[8]俄羅斯西伯利亞與遠東地區的火力發電廠85%的能源來源為煤炭,根據俄羅斯公布的電力設施布局長期總體規劃,2020年前俄羅斯火力發電廠在發電廠總數量中所占的比例將會持續上升。因此俄羅斯一方面需要投資建設新的火力發電廠,另一方面需要加緊對已有電力設施的改造,以穩定國內供電系統。然而,發電領域所需的投資數額較大,制裁造成的財政緊張無疑會制約俄羅斯對發電領域的投資,加之俄羅斯在電力技術領域的落后,開展對外電力合作成為俄羅斯擺脫電力設備老化困境的重要途徑。近年來,我國清潔煤炭發電技術已位居世界先進水平,中國火力發電廠的排放標準甚至高于美國與歐盟。同時,我國在超超臨界煤電廠技術、煤粉碎與大型流化床鍋爐技術等方面也具有世界一流水準。隨著我國“煤改氣”戰略的推進,我國未來煤電廠數量將會逐步減少,在我國燃氣發電技術尚不成熟的當下,我國對進口電力的需求會有所增加。同時,俄羅斯遠東豐富的煤炭資源與地理毗鄰優勢,兩國共同開展煤電合作具備了較強的可行性與必要性。在中俄總理第22次定期會晤中也強調,“加強電力領域全產業鏈合作,開展包括標準認證領域在內的電力政策協調。”加之“一帶一路”倡議為產能合作帶來的良好機遇,兩國可以大力開展煤電領域合作,實現互利共贏。

       首先,我國企業應抓住俄羅斯煤電企業亟需設備更新的機會,在煤電設備更新領域開展合作,利用我國在此方面具有領先技術的優勢,積極參與俄羅斯電力設備更新項目的競標;其次,我國企業可以在遠東地區投資或與俄羅斯企業合資興建煤電企業,充分利用當地豐富的煤炭資源進行火力發電,以供應我國邊境地區或遠東地區,最終實現為我國富余的煤電產能“走出去”提供廣闊的市場空間。

       四、結語

       我國企業應充分利用“一帶一路”倡議所帶來的良好合作機遇,推動中俄煤炭能源合作的轉型升級。隨著我國國內能源利用結構的演變與清潔能源技術的發展,可以預見,在未來中俄煤炭能源合作有潛力的發展方向將會是依托煤炭產業鏈進行煤炭深加工、火力發電等領域,實現轉型升級后的中俄煤炭能源合作能夠成為兩國產能合作的重要補充。
(責任編輯:小編)
下一篇:

黑龍江自貿試驗區助力中俄高質量經貿合作

上一篇:

中哈貿易海關統計差異有望大幅縮小

  • 信息二維碼

    手機看新聞

  • 分享到
打賞
免責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本站未對其內容進行核實,請讀者僅做參考,如若文中涉及有違公德、觸犯法律的內容,一經發現,立即刪除,作者需自行承擔相應責任。涉及到版權或其他問題,請及時聯系我們 [email protected]
 
0相關評論
 
168开奖网极速飞艇